股票配资_在线股票配资网站_股票配资公司-360配资在线
关键词不能为空
×

股票配资 >在线配资平台 >

天山生物学调查背后:面对连续三年退市的损失,它在12个交易日内上涨了500%

天山生物学调查背后:面对连续三年退市的损失,它在12个交易日内上涨了500%

  • 编辑:股票配资
  • 日期:
  • 关注:
操作手法与天山生物如出一辙,于股价低迷时进入前十大股东,至今保守收益也在5倍以上。而经历了合同诈骗、配资风波的天山生物,如今业绩满目疮痍。今年上半年天山生物净利润为-741万元,如果下半年不能翻盘,其将连续亏损三年,公司将再次面临退市风险。不过,此刻更加忐忑的,是众多持有天山生物股票的散户投资者。

作者|王一涵

编辑|刘小英

人们流向高处,而金钱流向许多地方。

注册制度下的创业板市场最近已成为资本市场的黄金武器。在20%的上升和下降规则下,异常波动股票也开始增加。

天山生物(300313))在12个交易日内上涨500%,成功登上了C-place的榜首,其市值超过100亿。

如此疯狂的股价两次引起了监管机构的关注。由于异常的股价波动,8月28日,天山生物被暂停审核。 9月2日恢复交易后,股价仍然飙升。 9月9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再次启动了交易暂停验证,到目前为止,交易尚未恢复。

自停赛以来,这场比赛的所有参与者都变得焦虑不安。他们不知道恢复交易后会发生什么。

有自己的想法的收购

天山生物成立于2003年,是一家传统的畜牧业公司,于2012年在A股创业板上市。

当时,天山生物专注于冷冻精液和副产品的销售,但其表现却不断恶化,净利润逐年下降。尤其是在公司将业务重点转移到2015年培育股票销售之后,它不仅未能挽救下降的净利润,而且使公司连续两年亏损,并濒临退市。

尽管公司通过减少近40%的管理成本而免于“死亡”,但实际控制人李刚似乎对传统畜牧业失去了信心。

根据Wind的数据,2016年,有20家畜牧业和其他育种行业公司上市,平均营业收入仅为2.71亿元人民币,而该行业的平均净利润仅为0.18亿元人民币,通常不高。

但是,终于公开上市的公司绝不能轻易放弃,所以李刚开始寻找外部资源。这时,在李刚的视野中出现了广告公司,这是在新三板上列出的大象广告。

大象广告从事户外广告业务。 2013年至2016年,营业收入平均增速超过35%,净利润平均增速超过120%。仅在2016年,营业收入就达到了5.99亿元,是天山生物科技1.的6倍;净利润也达到了1.亿元。

对于亏损的天山生物技术公司来说,如果收购成功,它不仅可以将亏损转化为利润拉萨股票配资平台,还可以进入媒体广告领域。李刚对此非常满意。

大象广告最初从事公交广告业务。 公司实际控制人陈德宏有很高的野心。拥有列表公司是他的梦想。为了迅速扩大公司的效果,公司开始进入地铁广告业务。

与公交广告业务相比,地铁广告业务更具竞争力,资金需求也很高。因此,陈德宏毫不犹豫地花了很多钱。 2013年,陈德宏以14.8亿的高价购买了武汉地铁2号线的十年广告运营权。

对于此交易,外界通常认为这太高了,收入很难弥补成本。但是,陈德宏的愿望实现了。 2015年,大象广告公司在新三板上市。

但是,武汉地铁的广告业务花了大笔钱,一直在挣钱养家糊口,多年来一直在亏损。 公司的资金状况非常紧张。即使采用新三板融资6.8亿元,公司当年的资产负债率仍高达74.98%。

当时的大象广告就像火锅上的一只蚂蚁。陈德宏决定出售大象广告。

为提高售价,陈德宏谎称亏损的武汉地铁经营权已被终止。 公司将来,它将轻松安装并大大提高盈利能力。

面对这个谎言,实际上,只要您叫武汉地铁,就可以知道真实性,但是李刚团队却什么也没相信。

因此,两个人用自己的想法解决了问题,并且收购过程顺利进行。

最终,天山生物以23.73亿元的高价收购了包括陈德宏等在内的36个交易对手96.的21%的股份,其中现金支付5.77亿元人民币,其余17.96亿元人民币将以股票对价支付。

对于当时的总市值仅为2 5.85亿的天山生物来说,这是一次典型的“吞蛇象”跨国收购。

天山生物发布收购报告七个月后,双方完成了2018年4月的股权交割。陈德宏收购了天山生物1 1.的91%的股份,成为天山生物的第二大股东。大祥广告也上市,成功进入主板市场。

但是,陈德宏从没想到他的一厢情愿也是错误的。在他眼里,“无辜”的李刚和天山生物也缺钱,另一方也指望利用大象广告来赚钱。因此,陈德宏很久没有收到现金对价了。

但是与投资者的到期博彩协议逐渐使Chen Dehong失去了理智。在合并的过渡时期,陈德宏以Elephant Advertising的名义借入了75亿元人民币的外部贷款。借款还不够。他还挪用并占用了大象广告资金4.48亿元人民币,以及外部违规担保1. 82亿元人民币。

一系列债务问题终于在2018年底爆发。陈德宏的个人股份和Elephant Advertising的几个银行账户被冻结。

后来意识到的李刚配资平台,就像梦一样醒来。他获得的“优秀资产”实际上是一个大坑。联系武汉地铁后,终于发现了“捏造”的真相。

李刚直接举报了此案,未透露任何消息。 2019年1月11日,陈德宏因合同欺诈被依法拘留,并于2019年2月15日批准逮捕他。

陈德宏被拘留半个月后,天山生物技术公司就涉嫌违反信息披露行为被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提起调查。当前,没有结论性意见或决定。每月风险警告表明公司 股票一旦最终确定构成重大的信息披露违规行为,就有可能被迫退市。

到目前为止,这项单独的收购均以两种损失告终。陈德宏入狱,一堆大象广告落入李刚的手中。因此,天山生化录得自上市以来的最大亏损,为人民币9.46亿元。

“大肉牛战略”造成损失

天山生物是如何逐步走向今天的?

实际上,其性能下降的线索已经在上市时出现。

从2008年到2011年,天山生物科技的净利润的复合年增长率高达71%。但是在2012年上市之年,其净利润同比下降了29%,此后跌幅一直在扩大。

值得一提的是,其微弱的净利润中有近一半来自政府补贴。特别是2014年,公司的净利润仅为21 0.620,000元,但政府补贴额却高达56 5.84万元,是前者2.的69倍。

但是,自从天山生物技术于2015年首次推出“大肉牛战略”以来,公司开始遭受重大损失。

“大肉牛战略”旨在将业务重心从传统的冷冻精液销售转移到肉牛育种和销售。但是,养牛业一直有一个玩笑:谁怀有怨恨,应该说服他养牛,因为这是很容易赔钱的生意。

对于新业务,天山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投资1. 56亿元人民币,用于养殖场等固定资产的建设。为了资金的平稳流动,当年新增贷款23亿元。初期投资巨大,但遇到的市场销售价格远低于预期,公司短期内很难产生收益。

可以肯定的是,2015年,天山生物技术的净亏损为0.47亿元,第二年的净亏损增至1.人民币83亿元。活畜销售的毛利率也从3.48%降至-7.24%。

更糟糕的是,由于资金压力的突然增加,公司开始出现资金缺口。截至2015年底拉萨股票配资平台,货币资金为1. 14亿元,一年内到期的短期贷款和负债为3.4亿元,资金缺口高达1. 9亿元。

出于融资需求,李刚使用天山生物母亲公司天山农牧业及其全资子公司公司 Hutubi农业将他持有的天山生物技术的全部股份抵押给了2016年的厦门国际。 6.4亿元人民币的贷款。

此债务的实际债权人是润兴租赁。

润兴租赁的实际控制人是资本市场著名的“中智部”负责人谢志坤。

2017年,公司无法继续承受损失,因此决定停止这个烧钱项目,但资金缺口一直在持续。同年2月,李刚利用天山农牧业公司从润兴国际获得5亿元贷款。但是,这次是借来的,天山生物几乎改变了所有者。

今年3月中旬,有公告引起轩然大波:天山农牧业因欠债而无法偿还润兴租赁的贷款。经过双方谈判,中智拟以5亿元的债务收购天山生物的控股股东天山农牧业。增资成功后,天山生物的控股股东将保持不变,但实际控制人将从李刚改为杰志坤。

如果一切顺利,债权人将成为“所有者”,李刚将免除巨额债务,中智部将获得对一家上市公司的控制权公司。但是,两党都没有想到,在债转股过程中,大象广告公司的股东程耀金应运而生。

由于重组的其余问题尚未解决,Elephant Advertising的股东以超过66%的否决票否决了该提议,并且所有权变更过程被搁置。

又发生了一波动荡,转眼间,李刚以前的抵押贷款即将到期。

根据质押协议,如果股票价格低于1 0.6元,股票将被迫清算。然而,自2018年2月以来,天山生物的股价几乎一直低于收盘价。在中智部与李刚协商后,质押协议延长至2020年8月3日。

但是,在到期日,天山生物的股价仅为5.57元。如果被迫平手,李刚将一无所有,而中智甚至不会找回校长。但是,在没有平仓的情况下,李刚没有钱可以偿还,而钟智因一文不值的股票处于亏损状态。

有一阵子,李刚和钟智的电话似乎陷入了死胡同。

但是,8月下旬天山生物技术公司股价飞涨,打破了李刚和谢志坤之间的僵局。

股价暴涨后谁是受益人

按照目前的价格34.66元,李刚的身家超过20亿元,中智部门的债务负担似乎在瞬间减轻了很多。

但是,在9月10日,关于天山生物学的谣言“真正的控制者是非现场的配资老板”,它屏蔽了所有主要的金融网络,并再次将矛头指向了李刚。有传言说,李刚拥有的上海智本98%的企业都在经营,以2到12倍的杠杆率提供股票配资服务,最高赔付额为2000万元。简而言之,公司借给投资者资金进行股票交易并从中收取利息。

在这方面,公司迅速发布了一个澄清公告,表明上海知本正业一直从事农业投资管理。其网站域名已于2020年3月21日到期,并且到期后没有任何官方网站。域名已经重新注册,并以上海致本的名义从事非法活动。

网站已经过期了半年,它破译了配资非法消息,而天山生物震惊了他们的网站被“偷”了。这与两年前的事后观察如此相似。

每个人听到“ 配资”的原因是深圳证券交易所已经明确表示,早在一周前,天山生物交易炒作的迹象非常明显,短期资本接力炒作,大量投资者盲目跟风,机构投资者参与度低。

根据天山生物的流通股股东,深交所所说的是正确的。

在2020年上半年,天山生物技术增加了6个新的流通股股东,只有两个机构基金,并且都属于北京泽鹰投资有限公司公司。 Zeying Investment的两只基金共持有天山生物(k13)3%的股份。根据第二季度的股票价格,两只基金进入的成本价应在5元左右。按当前股价计算,保守收益是原来的5倍以上。

巧合的是,在今年第一季度,ChiNext的另一只恶魔股“中国潜在股票”也出现在了Zeying Investment。操作方法与天山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相同。当股价下跌时,它进入了前十大股东的行列,到目前为止,保守收益是其五倍以上。

投注是如此准确,我不禁想到Zexi Investment,距此仅一个字之遥。当时,徐翔及其同事通过泽西投资操纵了市场,非法获利超过90亿元。只有倒霉的投资者才能有亲身经历。

此外,深圳证券交易所的一项调查显示,天山生物个人投资者的购买量占97%以上。 9月8日,每户4.的平均交易额为10,000元,参与户5.的数目为520,000,是8月19日0.410,000的交易量的13.46倍。时间短,通常为1-3天,并且短期交易功能很明显。

9月2日,天山生物技术恢复交易后的前五名交易席位中,最活跃的是东方财富拉萨团结路第二证券业务部和东方财富东环路第二证券业务部。拉萨,都在2018年。非常有名的热钱出现在下半年。热钱的出现是否与股票价格的急剧上涨有关,我们只能等待这种暂停验证的结果。

资本市场是一个危险的地方,八个神仙出海,展现了自己的魔力。但是股票的值最终将返回公司的值。但是,经历过合同欺诈和配资风暴的天山生物现在被摧毁了。

根据2020年半年度报告,天山生物的短期资金缺口高达7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85%。总资产的48%是大祥广告公司的长期股权投资,即使审计师也无法确认。对企业至关重要的生物资产总额仅为70 0.180,000元,不到总资产的1%。

天山生物今年上半年的净利润为-741万元。如果它不能在下半年扭转,它将连续三年亏损,公司将再次面临退市的风险。

有趣的是,今年5月,天山生物技术成立了全资子公司通辽天山畜牧公司,从事肉牛育肥业务。曾经停止的“大肉牛战略”又回来了。这次的“主力军”是596头尚未释放的育肥牛。

但是,公司本人对未来的前景非常紧张,并提醒大多数投资者:牛育肥业务对业绩的影响尚不确定,投资者应注意投资风险,避免对概念性话题投机。

然而,目前更为困扰的是持有天山生物股票的许多散户投资者。对于公司的投资者平台,最常见的问题是:公司 股票可以恢复交易吗?交易何时恢复?

银河证券的高级投资顾问周正在接受东方卫视采访时说:“对于这些小的投机公司,实际上,许多公司都有一定的退市风险。如果推测失败了配资公司,但不知道如何制止。损失很大,一旦将来交易失败,投资者可能会亏钱。”

不受基本面支撑的飞涨最终将是短暂的。一旦股价下跌,没人愿意成为最糟糕的股票。

  • 文章版权属于文章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 http://www.360tzw.com/zaixianpeizipingtai/3999.html

与天山生物学调查背后:面对连续三年退市的损失,它在12个交易日内上涨了500%相关内容

<\/mip-img>
<\/mip-img>
<\/mip-img>

拉萨股票配资平台